当前位置:首页 > 日记随笔

你不在乎的,有人会在乎

  • 2022-04-17 21:13:29
  • A+ A-

前些天参观闺蜜的小花园,临走时她指着花架下面一个袋子说,花友给的,我还没空栽,你想要的话带走一点儿。
我低头打开袋子一看,不禁一脸嫌弃,从没见过哪种花草可以颓废成这样,形容枯槁,状如一团乱麻,让我如何看上她?说实话真不太想要,但又不好意思拒绝闺蜜,就顺手抓了一把带回了家。
平素里遇见被遗弃的任何花草,不管能不能救活,我都会尽力挽救,至于是生是死,全靠上天给它的运气。而这位不知何方神圣,不知尊姓大名的花神,因为颜值太低大打折扣,我对它没抱一丝希望。
带回家忙于别的事,根本没考虑把它栽到哪个花盆里,它就一直待在塑料袋里,静静地等着新主人为她开启重生之门。
时隔几日,当我再次去闺蜜家赏花,看到她留下的另一半草已经脱胎换骨,被分装进两个蓝色吊盆里,像两个荡秋千的小孩子一样,沐浴在春日明朗的阳光里,这才想起来,闺蜜给我的那团草,早已被忘到九霄云外了。
于是在某日上午,配好了土装好了盆,摆开阵势迎接麻姑娘入住新居。可在这之前先要完成的任务,是静下心来把这团麻绳顶部有点生命迹象的尖尖角摘下来。
低下头弯着腰,沙里淘金一样从那团乱草里找出还有点价值的那部分。才剪了几十根,就已按捺不住内心的抓狂了,难怪古人形容剪不断理还乱的欲罢不能真的是痛苦,以我的暴脾气,真想抓起它丢进垃圾桶,一了百了。
就因为了解自己修为欠缺,天生没有耐性,只会浅尝辄止,从来都不敢做磨炼耐心的事情。如今不试不知道,一试露馅了,果然你本尊就是那个连自己嗤之以鼻的人!
像手里拿了一块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我在扔与不扔的纠结中挣扎着。冲动告诉我,种一盆够了,干嘛那么贪心;理智劝慰我,忍耐一下,坚持到底,每一根都是可以活下来的生命!它们的生死存亡,全在你一念之间!
刚好这个时候飞雪妹妹打来电话,我笑着给她拍照,目睹一下我已抓狂到濒临崩溃的边缘。
妹妹说,反正这细致活儿我干不了。谁不是啊,可又有什么办法,我心里装满了一万个把它扔掉的理由,最终还是没舍得下手。因为突然想起曾读过的一个孩子救小鱼的故事:
大海退潮后,有个男人在岸边看见一个小男孩,不停地在每一个水洼旁弯下腰去——他在捡水洼里的小鱼,并且用力把它们扔回大海。
男人停下来,注视着这个小男孩,看他拯救着小鱼们的生命。
终于,这个男人忍不住走过去:“孩子,这水洼里有几百几千条小鱼,你救不过来的。”
“我知道。”小男孩头也不抬地回答。
“哦?那你为什么还在扔?谁在乎呢?”
“这条小鱼在乎!”男孩儿一边回答,一边拾起一条鱼扔进大海。“这条在乎,这条也在乎!还有这一条、这一条……”
花费了一个多小时的功夫,我终于把所有的尖尖角从乱麻丛生的头绪里摘了出来,好像完成一项巨大工程,第一次战胜了自己。
把其中一部分栽种在两个花盆里,一盆送给隔壁美女邻居,一人留着自己欣赏,剩余的送给两个养多肉的花友。
不负众望的小生灵,仿佛读懂了我对它们的恩情,第二天就以全新的面貌,水灵灵地出现在我眼前。
原来有时候只需坚持忍耐一下,结果就会大不同。转角遇到爱,从此相依与共。
文末安利: 她当然不是一团乱麻,她是多肉植物的一种,有个浪漫诗意的名字,叫胭脂云,寓意是吉祥如意。
好想把她养成如上图的模样,百媚千娇,羞花闭月,晨起梳妆,轻抹胭脂红。
遇见胭脂云,彼此皆幸运。相互成就,涅槃重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