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记随笔

踏雪种寒梅

  • 2022-01-23 22:41:19
  • A+ A-

身为地地道道的中原人,从小到大,关于咏梅的诗词倒是读了不少,可是,能够记住的寥寥,而且,并未真正的见过梅花,也分不清什么腊梅、白梅、青梅、绿梅、红梅......
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对梅花的虚情假意,只要沾了个梅字,都喜欢,从不厚此薄彼。
还附庸风雅地起了个自以为好听的网名“梅映飞雪”,掐指一算,这个名字已经用了15年,QQ昵称、微信名字、个人公众号名称一直沿用至今,情有独钟,痴心不改。
某日,咏姐在朋友圈吆喝,因为园子里地方狭窄,光照不足,准备把侍养五年的腊梅送人。
我这人,素来眼皮子浅,看到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赶紧举手认领,生怕落入别人囊中,恨不得立刻相拥入怀。
之后,便多少有些悔意,众所周知,我所谓的养花弄草,纯粹是叶公好龙。
落户我家的小主们,完全是自生自灭模式,想起来了,浇浇水,再想起来了,修修叶,能活下来的绝对是打不死的小强。
转而,自我安慰,树生命力顽强,比花草好养,种下不用管,有老天爷照料。
何况,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承诺于人的事情,岂能轻易反悔,说啥也不能抹黑我娇小的光辉形象。
前几日,去南阳探亲,终于,把我心心念念的腊梅给领了回来。
看着光秃秃的一根小树枝,心里直犯嘀咕,忍不住起疑,这,能种活吗?
管它呢,试试吧,俗话说:“有苗儿不愁长。”
万一,万一成活,我可是功德无量,胜造七级浮屠。
问父亲,家里可有地方种。
他说,如今,房前屋后,寸土寸金,已经没有一棵树的容身之地。
怎么办呢?于是,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有了!”
沉思片刻,我猛拍大腿,开心之余一声吼。
我们公司办公楼后面的院子里,360度无死角,开阔向阳,一年四季,可吹东西南北风,可采天地之灵气,可吸日月之精华,乃风水宝地也。
好花共赏,好景同看,大公无私美事一桩,何乐而不为。
可惜,天公不作美,大风呼呼呼地刮了一天,我也缩手缩脚,懒得动弹。
谁知,夜里,又降了雪。
天气预报,雨雪将持续一段时日。
院子里,变得泥泞,又怕粘了鞋子。
想起,被我冷落在墙角的腊梅,深感罪不可赦。
忽然,记起我有一双红雨鞋。
问父亲,雨鞋今可在?
他说,我刷得干干净净,给你收着哩。
我说,赶紧给找出来。
迫不及待地穿上试试,还是那样好看。说干就干,立刻行动。
吃过午饭,穿上我漂亮的小红鞋,先在雪地里转一圈,又在柔软的草丛里蹦一会儿,听着脚下的雪嘎吱嘎吱响,仿佛穿越回了儿时。
重温踏雪的乐趣,瞬间,烦恼去无踪,心情美美哒。
如此良辰美景,岂能辜负。
随后,四处溜达,看了又看,选了又选。
找一个合适的位置,挖个坑,浇点水,把小树植入,再填上土,最后,不忘合个影。
远远地站着,又细细看上几眼,满满的成就感,如此,方不负咏姐深情一片。
孤零零的一枝枯树,必将经历大自然的风霜雪雨,期盼着它能茁壮成长,开枝散叶。
大寒已至,雪花飞舞。
二十四节气,果真名不虚传。
朋友圈里,大雪小雪纷纷亮相,各地梅花也次第绽放。
公号姐妹们,个个文采斐然,相继发文表达对梅花的喜爱之情。
我也想东施效颦,可惜,无梅可寻,甚感遗憾。
不过,今日踏雪种寒梅,乐亦无穷,妙不可言。
静坐,抬头,外面,白雪茫茫。
盼来年,倚窗前,低声,问寒梅,著花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