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记随笔

身体微恙

  • 2021-11-25 20:35:32
  • A+ A-

​微信运动,145+18步,两天的量。就这,还是因为无所事事,拿着手机,在屋里窜来窜去,瞎折腾出来的。

老妈发了个视频,家里的阿姨给做的,看样子,老两口在阿姨的照顾下,还挺乐呵。

老妈问:“你昨天才走一百多步,今天,还没看到你。”

得,瞒不住了,实话实说吧。

厉害了,我的老妈!这以后,我有啥动态,都实况转播一样。

身体微恙,扁桃体发炎,嗓子痛,请了假,在家里泡病号。

泡病号最大的好处,可以不用去上班,不用挤地铁,不用吹冷风;还可以随意耍赖,躲在被窝里不起来,向某人点自己想吃的和爱吃的,然后,还挑三拣四,没人敢惹。

不过,有一样是不想做的,但还必须做,那就是吃药。

药是真苦,隔着胶囊都嗖嗖滴往外窜苦沫子,可良药苦口利于病,吃吧。

都吃两天新雪丹了,火势减轻,但还能感觉到依然有后劲儿,这隔以往,两粒儿就能解决的事。

看来,这次的火来势汹汹!某人还添油加醋:“你这是要火啊!”

从哪儿看出我这是要火呢?

除了药,还拼命地喝水,水不是也能灭火吗,可都快喝成水中毒了,火还在,我是不是还需要整点干粉才行。

哪来的火呢?

估计是周日大风吹的,可大风是寒风,我应该着凉才是呀。哦,对了,为了抵御寒风,一定是我体内的防御机能启动的有点过头,刹不住车了。

归根结底,还是老了。

不过,年轻的时候,也没好到哪里去。

95年的时候,几乎一整年都在和我的扁桃体做斗争。差不多一个多月犯一次,不打针不吃药就会化脓、发烧,周身不适。那时,我戏称自己到日子就得吸DY,否则,就好不了。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嗓子稍微不舒服,就赶紧吃消炎药,期待赶紧顶回去,怕发烧。

周一晚上,几乎一夜未能安枕,浑身酸痛,体表不发烧,但,一定是身体在和微生物激烈大战中。想着周二白天补觉,却依然浑身酸痛。周二晚上,显然,身体略胜一筹,微生物正在悄然败下阵去,睡了一夜安稳觉,每日清晨定点的小区垃圾车的噪音都被自动过滤掉,睡到自然醒。

真好!

此刻,酸痛已去,今晚亦能安睡,明日便可以上班搬砖去了。

此刻,阳光明媚,心又开始撒野啦,去哪儿遛达遛达好呢?

要不,老妈又该担心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