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记随笔

秋瑾已矣,惟愿秋景可期

  • 2021-11-25 20:33:00
  • A+ A-

站在四明山脉的观景台上,远眺这人世间的千山万壑、苍山央水、万千人家,近看眼前的苍松翠竹、泛黄的杏叶、复古的美女。不由的想起陈子昂一千多年前写的《登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登幽州台时的陈子昂有没有真的怆然涕下已无证可考,但站在高山之巅的我依旧能体会到他一千多年前登高望远时的无限感慨。我既没有陆游“位卑未敢忘忧国”的高尚情操,也没有李贺“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的豪情壮志。此情此景,我只有和陈子昂相似的“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的悲春伤秋。

秋瑾已矣,惟愿秋景可期!

上一篇:后生可畏

下一篇:返回列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