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记随笔

约吗?约呗!

  • 2021-11-22 13:18:25
  • A+ A-

约吗?
约呗!

小美女发朋友圈:让思念乘着风,在你耳边轻语“好久不见”!

上次见面,还是秋天,如今,已是寒冬。

天气预报,周日降温。

出门前,把最防寒的服饰都套上,就差棉裤了,得学会自己个儿疼自己个儿。

提前打电话咨询的,南海子麋鹿苑仍然开,只是可以近距离观赏麋鹿的内园,因疫情,暂不开放。

“那孔雀呢?可以看见孔雀吗?”

这次,工作人员回答的干脆:“能。”

显然,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轻车熟路,我们直奔鹿苑。

湖边的芦苇都已被收割,据说,是为了防火,捆成一捆一捆的,三三两两地堆放在岸边。

小时候,经常和老爸一起去河边割芦苇,也是捆成这样一捆一捆的,背回家,留着冬天做柴火。

把捆好的芦苇摞起来,给小美女摆拍,做道具。

正拍着呢,几只孔雀阔步而来,我和祝姐扔下小美女不管,赶紧把镜头对准孔雀。

孔雀可没有小美女好调遣。

来到麋鹿苑,貌似有好多品种的鹿,都被豢养在围栏里,进不去,只能隔着围栏,透过铁丝网的缝隙,尽力对焦。

有,便聊胜于无,也拍的酣畅淋漓。

还是孔雀自由,可以满园子遛达。

小美女带来的石头饼,成了我们吸引孔雀的法宝,掰成小块,放在手心,等着孔雀过来啄食。

祝姐也是如法炮制,可吸引来的都是母孔雀,她调侃道:“人老了,公孔雀都不稀罕啦,只有母孔雀缘。”把我逗的前仰后合。

孔雀也挺聪明,给他石头饼,他就吃,给他树叶子,他扭头就走。

周旋了好一阵儿,我们才心满意足。

湖的东北角还有一片尚存的芦苇荡,走在湖对岸,就已侦察好地形,从麋鹿苑出来,那里成了我们的第二战场。

拍完芦苇荡,又去了上次的小木屋。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散落在墙壁、地面,形成规则的几何图案,明暗有序。

终于弥补了上次没看到鹿的遗憾,满意而归。

约吗?
约呗!

什么时候?
下周可好?

上一篇:争取不辜负这份期待

下一篇:返回列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