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记随笔

聚散总相依

  • 2021-11-18 20:18:24
  • A+ A-

每次进京,闺蜜都是来去匆匆。

周四的时候又来了,之所以说又,是因为月初来过一次。只看到她拍的帝都的花,没见到人。这次,她是来参加系统内组织的运动会。我问了,能见一面不?人家没给我确切的信儿,我以为黄花菜又凉了,所以,也没往心里去。

我发现,我周末比上班还忙。

和老师、同学约了去颐和园打卡。

同时,又收到好友•夏的邀约。
夏是我长治校友,上学时关系特别好。不过,那年头,通讯没有现在发达,所以,毕业就有可能成为永久的再见。她告诉我,九几年的时候,她曾有一次出差沈阳的机会,满世界找我,没找到,还上了一股火,以为从此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18年,我回母校参加校庆,于是,照片外露,多亏不是啥艳照。夏看到了,乐得呀,赶紧找同学要我的电话。后来,她来我家,这些年,她也长期在北京居住。

缘分来的时候,真的是挡也挡不住。

昨儿个,我带夏一起参加了我的颐和园之约。

拍的正起劲儿的时候,闺蜜又来信息了,她在军博参观呢,晚上七点的火车回沈。

我和夏匆匆拍了一些,赶紧奔赴朝阳大悦城。

好朋友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天南海北,聊的热火朝天,当然,最后,都会不由自主地回归到孩子。

发了朋友圈,好多朋友都问,西贝吧?

喜欢西贝家的酸汤莜面鱼鱼,酸爽,够味儿!

之所以选西贝,是因为闺蜜说看见夏,就想起山西,想起山西,就想吃刀削面。可大悦城没有刀削面,那就改莜面鱼鱼吧,一样的暖心暖胃。

结束的时候,闺蜜说:“你行啊,混上了,有助理了,不仅负责拿东西,还负责帮请客。”

我默默在心里想了一下,幸亏好友•夏不会拍照,否则,我就该失业啦。

上一篇:太阳上落了灰

下一篇:返回列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