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记随笔

冬&雪,如期而至

  • 2021-11-12 12:59:41
  • A+ A-

冬天,伴随着一场雪,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来了。还没从秋天的美色中走出来,冬&雪便如期而至。

就喜欢这样的天气预报,它不仅准,而且,还恰逢周末。

要知道,往年的第一场雪几乎都是在工作日,我只能在朋友圈里赏雪。

还在周五,师傅就在群里喊话:周日去颐和园拍雪景。

好友也在勾搭我:下雪了,约吗?

圆明园也有一条银杏大道,当然,还有,每次去,每次都看不够的黑天鹅。

一出门,便惊呆在这银装素裹的世界里,用手机找寻着亮点,银杏林,爬山虎,共享单车,防疫检查点,铁路,还有那忘记关闭的雨刷器,很快,拍满一个九宫格,心满意足地上了地铁。

比预订时间提前半个小时,买了杯红豆奶茶,坐在客服中心等。

祝姐问:“我去方便吗?”

爱拍照的女人,相互间很快就能混熟,然后姐姐妹妹的,恰是亲人。

没有具体的目标,也不用啥目标,放眼之处皆美景,你只需调整参数和角度。

湖里的残荷吸引了祝姐。

我和好友美拍。

为了拍一朵荷花,那个角度,我只能趴在地上,引得路人旁观,我的丑态有没有入了她们的镜,不得而知。

坡上的五角枫,还没来得及褪去色彩,便被裹上白纱,两个人谈起了恋爱。

希望我们没有惊扰到它们。

原本还想去大白桥那拍芦苇荡,天色已晚,黑天鹅还没拍呢。

路过银杏大道,树上已没了叶子,光秃秃的枝丫,只拍了几张柿子的,没过多停留。

这一路,问了几个人,都不知道哪儿有黑天鹅。

祝姐说:“我过来找你们的时候,在门口的荷塘里看到了,有三只呢。”

我用疑惑的眼神望着祝姐:“你确定是黑天鹅,不是鸭子?”

到了祝姐说的地方,两只黑天鹅正在湖边游游逛逛。

祝姐说:“看,两只长脖子的黑鸭子。”

于是,我抱着祝姐撒娇。

我猜,两只黑天鹅也像我一样贪玩,游来游去,脚步匆匆,一刻不停闲。没办法,我只好追着它俩跑,顾不上精雕细琢,一通咔咔,拍了百余张,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还能凑出一个九宫格。

除了芦苇,想拍的元素都已收纳,收拾装备,打道回府。

某人问:“几点回?包饺子。”

韭菜盒子馅儿的。

冬天来了,接下来,还拍什么呢?

上一篇:追赶秋天的脚步

下一篇:尬事不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