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美文

及自己力所能及,就是幸福快乐的

  • 2021-10-13 13:48:27
  • A+ A-

盼望雪花盛开的日子似乎还是昨天,倏然间,春花就开得到处都是了,不知不觉,又一年光阴长了脚一样远逝了。
    
日子依然平淡拖沓,单位家里,家里单位,日复一日,没有新鲜的内容。只是隔几周回娘家看望一回母亲,或者,偶尔因了一些事去别的地方做短暂停留,就像永远湮没于水中的鱼,于逼仄的生存环境中探出头,到水面呼吸一口新鲜空气一样。

天气晴好时,被无限春光召唤着,很想抛下一切,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然而,当我们从呱呱坠地的自然人,一路经历并成长为有了社会属性的人的那一天起,便注定了要接受来自社会的、职业的、家庭的种种规范的约束,无一例外。人生而自由,却又无往不在枷锁之中,总有这样那样的人和事拖拽着、限制着我无法身随心至。

有时候,感觉自己的人生很是虚无和苍白,觉得自己像萧红在她的《生死场》里描写的那些蝼蚁一样生存的人物似的,“胡乱地生,胡乱地死”。应该感谢这种平稳无忧的生存状态,还是该埋怨生的无趣?
       
在这样平淡又无所事事的日子里,很想多读一些书籍来充实提高自己,无奈,大概是因为人到中年,身体在走下坡路,大脑一片混沌,迟钝麻木的难以记住只言片语。更无奈的是,无论阅读什么样的文字,心都少有感动的时候。年轻时读过的书籍带给我的心跳和愉悦还在,书中人物形象还栩栩如生浮现脑海,几日前才读的书却今日就已遗忘净尽。这种慢慢衰老的感觉,有时让我好害怕。读书,真的是要趁早啊。
        
一年四季,谈不上更喜欢哪个季节。

春天来了,心里充满喜悦,新的一年又开始了,望着满处的葱绿,心旷神怡。感觉所有的事情,生活也罢,工作也好,抑或感情,抑或和别人难以相处的关系,这一切的一切,不管已然走到何种境地,都是有着好转的无限的希望的。觉得时光还长,还有充足的时间打理一切,美好的未来正在前方不远处静静的等待着自己。

夏天了,生活倏忽间变得热火朝天,身体摆脱了层层包裹的负累,阳光炽热又明艳,一切似乎才刚刚开始渐入佳境。

秋天,难免多少有些许颓败的感觉,觉得日子过得如此仓促,感觉生命在无尽的时间的河流里存在的如此短暂。偶尔,还是会和年少时一样,一遍一遍问自己: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

我是一个怕冷的人,却也是喜欢冬天的。最喜欢的,是冬天飘雪的日子了。雪,是冬的使者,冬的精灵,当雪花飘飘洒洒而来,世界便在雪花的飞舞中变成了一个浪漫、唯美的童话王国,污秽和龌龊都逃遁而去,世界变得晶莹,透亮,干净,安谧,从容。
        
所以,四季在我看来都是如此美妙,各有千秋,我喜欢生命中每一个四季永恒的轮回。

日子就这样在四季无尽的轮回里波澜不兴,平淡安稳。这,未必就不是一种幸福。能在这样安静的生活中做自己,也未尝就不是一种快乐。虽然平凡,但幸福、快乐着就好。

也许,别人会活得轰轰烈烈,风光无限,但又怎样?造化弄人,不能做真正的自己,不能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即便那些高坐于朝堂之上一言九鼎的君王也未必就活得称心。

就如那陈朝陈后主,文学、音律无所不通,却阴差阳错做了君王。他文不能治帮安国,武不能平定天下,当隋朝的大军兵临城下之时,只好窝窝囊囊与自己的爱妃坐在一个大篮子里,躲于枯井之中。而南唐后主李煜,词传后世,千年不朽,也一样在大敌杀将而来之时,只会“仓皇辞庙”“垂泪对宫娥”。他们正是应了后人的评说:做个名士真绝代,可怜薄命做君王。

和这样不能做自己的人比起来,能毫无负累的活着,及自己力所能及,就是幸福的,就是快乐的。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胡兰成给了张爱玲这样的承诺,却并没有给她以静好的岁月和安稳的生活。而我,还是想以这句话迎接这新的一年甚至这一生的生活。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