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美文

望着田地里成熟的小麦想起了奶奶

  • 2021-10-11 18:07:08
  • A+ A-

下乡路上,车窗外掠过大片大片的小麦,小麦已经成熟,风吹过来,金黄的麦穗在风中摇曳生姿,偶尔,有鸟儿扑楞楞飞过,叫着“算黄算割,算黄算割”。我忽然想起儿时每年小麦成熟时奶奶常说“麦黄糜黄,绣姑娘下床”,脑海中关于奶奶的所有记忆一下子倾泻而来。

奶奶去世已经三十年了,但是,我心中关于奶奶的记忆并不曾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淡去,它们总会时不时地从脑海中跳出来,一次次清晰地轻扣心扉。

在我的生命中,奶奶有着母亲一样重要的位置,甚至比母亲更重要。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几乎都是在和奶奶的耳鬓厮磨中度过的,奶奶于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而言,是爱,是暖,是我小小生命的依恋。
    
上世纪六十年代,爷爷和二爷分家析产,从我们那个大家族分离出来过日子。父亲是爷爷奶奶的大儿子,按照习俗,分家后,爷爷奶奶跟着我们一块过日子。父母亲生养了六个儿女,加上爷爷奶奶,我们家十口人,主要依靠父亲每月十几元的工资度日,日子过得捉襟见肘。

小时候,在外工作的父亲回家不是太多,我甚至感觉不到父亲的存在,母亲为了改善全家人的生活,整日里里外外忙农活,忙缝纫活。母亲没日没夜辛苦劳作的时候,照顾一家大小生活的事情都交给了奶奶。

那时,在我眼里,母亲就是那个为家人撑起一片天的威威大丈夫,裹了小脚的矮小的奶奶则像个承担着照料家事之责的温顺小媳妇,日日跪在大大的案板边上为全家人擀面条,照顾全家人的生活。
    
 1 2 下页 尾页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