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美文

愿各自平安,余生岁月静好

  • 2021-10-11 18:03:15
  • A+ A-

隔了三十三年的时光回头望,师范求学时候的年轻岁月里,每个日子都亮晶晶地闪着光。

那时候,考上师范后依然保持着苦读劲头的同学还很多,也有许多同学的学习已经不再以学校安排的课程为重点,而是奔着各自的爱好而去。就如之前写字只是写字,那时候,写字和书法联系起来了,知道了书法有楷书、草书、隶书、篆书之分,第一次听到颜真卿、柳公权的名字,认真地学习和模仿他们的字体。尽管时至今日自己的字还是写得难以示人,但看见学习书法的人却是亲切和喜欢的。

很喜欢师范学校浓厚的文艺氛围。晚自习后就寝前的那段时间是一天之中最热闹的时候,有男同学在宿舍楼道里声嘶力竭地唱着《心中的太阳》《一无所有》等当时最流行的歌曲,歌声从楼下飘上来,清晰地飘到住在宿舍楼高层的女生耳朵里。各类楼道音乐家这时候也都次第粉墨登场,小提琴、手风琴、电子琴、二胡、笛子,甚至口琴,所有常见的乐器各自演奏着自己的曲子,一起合成了一场不成曲调的混乱的听觉大宴。

青春是离不开诗的,那时候学校也有一些所谓的校园诗人,有文学社,只是活动不多,也没有多少可以称之为文学作品的文字成果,但很多同学对于文学的热爱却是实实在在的。

篮球、羽毛球、乒乓球是校园里常见的体育活动,在那个年华虚度的岁月里,我并不曾好好学习课程,除了阅读过一些热爱的外国文学书籍以外,每天所做的,是应景式的上课,是手握羽毛球拍、乒乓球拍挥汗如雨。现在想起某些同学,记起的,依然是他们乒乓球台前抡圆气力划弧扑杀的样子。排球当时在学校并不普及,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那个中国女排风光无限的巅峰时代,女排有赛事的时候,很多同学挤在搬到院子里的学校那台彩电前观看比赛,拥挤呐喊,热血沸腾,欢欣无比,民族自豪感在胸腔里激荡。

有时候,逃晚自习和同学去看电影,甚至为看电影有过一次史无前例的翻墙经历,算得上是我的人生中绝无仅有的一次冒险了。记不清那次为什么看完电影会很晚才回学校,只记得我和另外两个女生三个人回到学校时发现校门已关,不敢明目张胆叫门,望着紧挨学校院墙的绿化带围墙,便大着胆子冒险一试翻墙身手。当脚落在学校院墙内的那一刻,我心中竟然没有多少害怕,却有一丝冒险的窃喜。

师范时候的我是很迷惘的,每天恍恍惚惚,那时候毕业是包分配的,一切都是既定的,未来似乎确实是一眼就可以看到头的,因而没有所谓的人生目标。学校操场的角落里有一架秋千,有时候下了晚自习我会一个人去操场,坐在秋千上一边慢慢荡来荡去,一边想一些不着边际的心事。

歌德说,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自然地,那个时候谈恋爱是校园的必演戏码。只是,现在回想,那个时候太年轻了,二十岁左右的人,对于爱,没有更多更深的理解,回头再看,有些感情在岁月里变得真假难辨,有些感情也许就是个笑话而已。
 1 2 下页 尾页

上一篇:不要让他成为最爱

下一篇:返回列表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