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记随笔

回忆童年的故乡

  • 2021-09-15 21:44:32
  • A+ A-

清完作业,上完课,已经是晚上9点了,这个点也提不起劲看枯燥难啃的学术论文了。那写点啥吧。日记本意是想记录当下时刻,我仔细思索了下,发现没啥可写的。人的大脑还是真是神奇,每段时刻记忆就像放在一个一个有标签的脑液容器里,只有达到一定刻度线才会显得深刻。或许平日的琐事、细碎如晨光里飘动的微尘,只有沉淀后才猛然发现静谧中的美。
     国庆期间因有事,去了一趟江苏。一时兴起决定要去看看儿时呆过的地方——夏家头横林。那是改革开放初期,正是第一批农民工外出打工的时期,当然我的父母就是这大军中的一员。如何定义故乡,是上学时每次填表的籍贯所在地,还是因工作其他原因的户口所在地。如果说有一个是和你的童年连结的最密切最柔软的地方,是你回忆起童年的美好时就会想起的,或许也是故乡吧。这是父母的异乡,是我某种意义的故乡。
这是一座桥。因为我们是租车来的,第一次差点就这样直直的驶过去了,只是那一瞥,只听hk说就是这个桥。我都不敢相信,那是他才4,5岁吧,怎么会记得我才会记得这个桥。只见这桥斑驳的跟被人遗忘似的。它以前可不是这般境地。两排都是卖菜的小摊小贩,有香到让人走不动路的五香茶叶蛋,还有桥头就有一个让人眼花缭乱的小店。里面都是小孩子喜欢的,有贴画、玩具、水冰月塑料洋娃娃,虽然我那时候没有钱买。(我转学的最后一天我买过一对蝴蝶发卡,是翅膀会动的那种,对,我记得)。
这个桥记忆里都是甜的,因为来这里就是上街,赶集,肯定是称肉的日子。我爸有一个带杠的自行车,我做后面,他会唱“月落乌啼总是千年的风霜,涛声依旧不见当初的夜晚”后来才知道这是毛宁的涛声依旧。那是我爸的青年,我的儿时。
这是一个殡仪馆,之前就是建成这样,有当时很特别的绿色琉璃瓦。这个殡仪馆的门口是一条长长的水泥路,记得是很宽的,再见到觉得好窄。两边的原本相连的稻田被新修的花栏隔开(我没见证过就算新修啦),我爸妈就是那时候很早期的包田大户,在那个没有补助还要交农业税的年代。他们一般都是淹没在稻田里,我要在方圆几里扯着嗓子喊:“回家吧,赶紧回家做饭吧。”虽然我知道并没有人会回应我。我就自己顺着田埂小路,摘着小花跑回家。(所以很小我就会做饭了。)
他们很勤快,有好几双菜园,还有一个小塘。不是水稻最需要忙的时候,是一年最开心的时候了。菜园子是这个时候主要活动地点了。放学了,看大门锁着,书包往门缝里一塞,撒腿就是往菜地里跑,我知道他们,我最爱的爸妈,和弟弟妹妹一定在那里。西红柿和胡萝卜成了当时水果的最佳替代品,西红柿被吃的差不多时候,每天就是看青的西红柿什么时候才能变红。等的急的时候摘了一个青的,啃了一口,涩的以为自己会中毒而亡。在菱角成熟的时候,就是那个小塘,我和hr就趟着水在泥巴里摘菱角。它也开花,是那种小小的不知道是不是白色的花。我爸说开花的不要碰,它还能结。棱角真的好能生长,一边摘一边吃,也能摘一大盆,是那种好大的洗澡盆。
 1 2 下页 尾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