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记随笔

回忆起学校,回忆起老师,心里只有怅然

  • 2021-09-09 22:36:42
  • A+ A-

我的父母都是一所乡村中学的老师,我便自幼在校园里长大。那时候不像现在,各家各户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教师宿舍是一长溜的有走廊的低矮楼房,厨房在院子的对面。你家每天吃点啥,说点啥,来客了拌个嘴儿之类,邻居们都知道个大概齐,互相端着碗串门更是稀松平常。
我的老师都是我的老熟人,打小刮刮我鼻子,拽拽我小辫,我进了他的班自然不怕他。怎奈总有几门成绩不争气,每回考完,都恨不得他家窗口有条地缝,哧溜我就地遁。后来大了点,门门儿功课都是欠扁的节奏,便落下个一放学就死关上房门不出来的毛病。
然并R用。对面厨房数学老师端了饭碗站在天井里,用筷子指着我家的饭桌:小家伙你出来,你自己说说你今天考的那叫啥!是非题5题错3题,你还有是非观念没有!这一嚷嚷,各家窗口探出不少坏笑的脸来。  
不敢看老爸扬起的眉头,我讪讪走到天井里,手里碗筷叮当。师娘随即夹了个卤蛋在我碗里:批评归批评,吃归吃……再大一点,情景依旧时,师娘会跟着教训师父:好了好了,孩子大了,以后悄悄说,不许嚷嚷------
因为时常玩命看闲书,中学时作文渐渐有型起来,还能考过了年级学霸,走过语文老师家的窗台便有些得意忘形,有次被老爷子识破,大暴栗子“嗖”就下来了……
新分配进校的大学生,在我们乡村孩子眼里总是充满着神秘感。没事总爱去串个门,翻翻他的书架,在他房里听个刘兰芳的评书,也觉着格外三维。到了初二他成了我的理科老师。我的个娘哎!物理化学对我来说是一门天外学科,几星期后几次测验下来,他提着我的考卷来找我爸:车老师,她的卷子你自己批批看,啥感觉!我在里屋恨不得找一天坑海沟啥的……自此不再登他门。
说到底,成绩不靠谱才是硬伤。 以至于过了几十年回忆起学校,回忆起老师,心里只有怅然。
在老师和家长的嘴里,这世上没有多少路是为成绩平平的孩子铺设的。孩子成长的个性化需要变成一种很空洞的诉求,填鸭式的课件与题图占据了休息以外的几乎所有时间。青春期的孩子似懂非懂,他们看着(xxxxxxxxxxxxx),看着(xxxxxxxxxxxxxxxx),看着(xxxxxxxxxxxxxxxx).-----------高尚正确人生观的树立太需要学校,老师在日常行为与处事姿态上言传身教。教师这个职业其实有些尴尬。社会已然是这样,老师不是圣贤怎能不随波逐流,孩子们又聪颖绝顶,看什么都透透的。
指尖在键盘上犹豫了几分钟,一个家有初中生的家长,没有合适的立场铺叔中肯的论调,没有把握在公开场合发出尺度之内的牢骚。
愿与千万正在其中煎熬的家长共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