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美文

英雄长史留青

  • 2021-08-09 21:04:05
  • A+ A-

历史上大文豪苏东坡留下了经久不衰的关于赤壁的豪迈诗篇,但没人追溯过他到的地方究竟是不是赤壁之战的真实发生地。实际上,当年苏轼咏古抒怀的赤壁被我们后人称为文赤壁,而杜牧曾记撰过的才是真实有着战争渊源的武赤壁。
然而苏轼是我很佩服的人,当时所有的宋朝文士或许都认为经历了乌台诗案的苏轼会为之怅然,然而他尽管长吁,心中仍旧释然。他转信道家,在将近九百年前的七月十六日,起笔写下超然俗世的《赤壁赋》。
去年五月,我第一次横渡长江。当天天色略为迥异,看到眼前腾起了白茫茫的一片,油然而生苏轼所说白露横江的景色。“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唐宋八大家以散文上的成就而闻名于世。悉数历朝历代好文章决不在少数,便有人开始怀疑。远去的朝代里,韩愈首倡古文运动,他阐释过一个观点——文起八代之衰。苏轼的著名是完全有理由的,自汉即隋,文章重辞采而轻内容。在江上想到这些觉得苏轼能够文道合一,文以载道必定是卓就的。
碍于自己的阅历,我无法对古时候的英雄给出一种恰如其是的概念。历史为我们预留了一些英雄人物,东汉时期的曹操算一个。在苏轼的《赤壁赋》中也能分外感受古人人对英雄的歌颂,远去笙歌后,能够包容这个朝代给予自己猜疑而以酒消愁、心胸坦荡的苏东坡应该再算一个。
驾一叶之扁舟,他慨叹自己在英雄面前显得这般渺小。“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从我开始学会简单写些文字的时候我就拥有了一群朋友,他们每天会发表一些自己的言论:有些志在叙事,文辞简练而不失精彩;有些意在抒情,语言华美却不乏空论;稍在文学上小有成就的能细微将这二者穿插来写。倘若把我们的所有著论较我们所信仰的英雄、所崇敬的先辈相比,是否我们也小似尘埃了呢?
古今的长风永远吹刮不停,这世间唯一在变的就是人心。我的师长到了不惑之年无奈地道出人心不古这四个字,悠长的岁月仿若在顷刻间凝到了他沧桑的指尖。作为终响,苏轼他讲“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英雄长史留青,什么时候我们也和古人一样纯粹呢?
星火没落,不久后东方既白……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