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记随笔

假期

  • 2023-05-05 22:01:37
  • A+ A-

周五下午的狂风是催人们赶紧回家吧?不,应该是还没有回家的人们狂乱的心情换了个方式与周五下班的铃声会个晤。
其实那天的五点半不是结束,而是个开始,有人开始去看山,有人开始去看海,有人吵完架又无比沮丧地上了一天班。
动摇了一万遍“请半天的念头”,最终只摇了摇,依然没有动。当部分同事们都漫卷诗书回家去了,我依然站在北操场凌乱。
因为要开家长会,跟搭档约了穿工装,以最高规格迎接各位家长的到来。然后,先遵守学校的安排,组织五年级的家长停好电车,时间差不多的赶紧去见那些我素未谋面的家长们。
在我心里,家长会始终不是一个形式,但凡家长的心里有一点触动,有一丝观念的改变之于我们今后对于孩子的共同督促都是事半而功倍。
跟家长沟通了我对于孩子管理的理念,分享了孩子们变化,也留了一个小小的作业——今天回去要用自己的智慧去夸一下自己孩子。告诉大家:我始终相信好孩子是夸出来的,而表扬一定要大声的,越多的人知道越好!
七点半的风沙中,迎着一路被吹落的小树枝,还有夜幕中依然高强度存在的扬沙,回家。带回六天积淀的太多劳累和劳累,在九点的时候入睡,开始养精蓄锐的日子。
假期第一天的天气好的不像话。阳光明媚、风和日丽,五点五十醒来的感觉已经相当美好。
六点二十的北道口,其实来往的车辆还蛮多的。而我选择开车出去是因为闺女要严格落实老师说的“每天坚持运动”,我自然要高规格配合了。
五月份要体育考试了,没能给孩子遗传好的运动基因,配合是一定的。
第二天的晨光中,她亲姨全程陪练。最近的我很词穷,那就感谢遇见的美好吧,然后,告诉善待自己吧,即使哪儿哪儿都不允许。
这几天几乎是统一模式,早起陪着闺女,晚上陪着儿子。不,是儿子陪着我,走很远很远的路。
走过北道口,走过健康街,去看南道口是什么样子的。
原来和每天走过的北道口是一样的。
对呀,一南一北而已。
走过太行街,看见那个早已不再营业的电影院。广场上跳舞、打球、电动玩具、还有卖炸串和雪花酪的……看起来蛮热闹的,却依然觉得多了一份落寞。
很多时候的谢幕压根儿是没有谢幕的仪式的,就像这个老电影院,就像很多人退出你的生活圈,而你也不再出现在某个人的世界里。
赶烤!在会长的一声召唤下,扫了小黄车就出发了。
从这个小城的西北角到东南角,4.5的费用,一条妥妥的对角线。
令人无语的是,在这个画着自行车标识的地方,闺蜜轻松还车成功,我却是挪了个五次三番才在不远处一个犄角旮旯的地方还车成功的,看不懂的神操作啊。
吹着黄昏时不冷不热的风,已然是无比治愈的样子。
会长选的这家烧烤店颇有特色。小饼、小葱、小烧烤,小小的惬意让人暂时忘了这个大大的世界里存在着的或大或小的烦恼。
在快乐地把沙河的烧烤吃出淄博的味儿后,心满意足地回家,是走回家,有了好长的路,说了好多的话,暮春的晚风中,别样的美好。
再然后的日子里,管孩子是亘古不变的主题,也是老翠最大的追求。
追求之余便是睡觉了,以某一天为例:走了长长的路,买了早餐,然后睡了一觉。睡醒后的上午十点钟,整理换季的衣服,用心地去做午餐,然后的午睡依然是挣不着眼睛。晚上总该不困了,可事实是我十点多点儿的时候就无法支撑自己的眼睛去耍抖音了。
就说我有多困吧,我把它归功于身体需要休息,那就努力休息,为了鸡毛蒜皮的日子养精蓄锐吧!
努力过每一天,不问结果。风月都好看,爱恨都浪漫,可总想有一份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心。加油吧,老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