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记随笔

人的内心皆有裂缝

  • 2022-09-22 08:35:08
  • A+ A-

将睡未睡的时候,她时常有一点烦恼,好像马上就要飞升成仙了,偏偏还差那么一点火候。
她想喝点酒,可是又不想动。
楼下传来一阵嘈杂的声响,拖床,拖椅子,然后是锤子锤东西的叮叮当当。
楼下一定又搬来新的住户了吧?她这样想着,突然很怀念前面的那一位租户。去年为了房子装修的事,他们还曾闹了些不愉快,后来他们要搬走的时候,那个女人突然很好心地帮她介绍了一笔业务,挺让人意外的。
她在待人接物方面,很是笨拙,总是力不从心似的,属于情商特别低的那一种。
她总觉得女人都怪难缠的,虽然她自己也是个女人,然而年纪也一大把了,却好像从未读懂过女人。
楼下的人家折腾了一阵子,终于又安静下来了。
她起身进了孩子的卧室,扯开他身上的被子,整个后背的衣服都湿透了,不用猜,枕套也是湿的。
她脱掉他的睡衣,又将枕头翻过来,在黑暗里摸索一会儿,从衣柜里找到一件睡衣,赶紧给他换上。
孩子体质差,动不动就发烧感冒,她被整怕了,一晚上要起来好几次。出汗的时候要给他换衣服,调节室内的温度,冷的时候又要给他盖被子,关门关窗户。
有时睡过头了,心里就觉得发慌。
自从有了孩子之后,她几乎没睡过一个整觉了。特别是生了二胎以后,她的脾气特别大,像个火药桶子,一点就爆。
渐渐地,笑容没了,额头和眼角又添了些皱纹。和院子里的那些同龄人一比,时常自惭形秽。
如今,孩子长大些了,开始烦她,也有些烦他爸,“让爸爸过去和你睡,我要一个人睡。”
她有些吃惊,这是要宣示主权吗?还是真的长大了?
“你一个人睡不害怕吗?”
“你可以起来给我换衣服啊,盖被子什么的,我敞着门睡。”
原来你还是怕啊,她忍不住想笑。
她其实挺渴望孩子快点长大的,可是又害怕他们长大,害怕自己跟不上他们的脚步。
孩子他爸也很少和她说什么了,除非有事要商量。他渐渐学着讨好她,学着好好和她说话,当然,大多时候是沉默,生怕一不小心,又点着火药桶。
她自嘲地笑了笑,突然想起他早上给过她一张购物卡,她一时想不起来放哪儿了。
他们单位以前过节的时候都发过节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改成发购物卡了。
她为此有些愤愤不平,因为两百块的卡,只有一百块购买力。同样的纸巾,别的超市卖19.9元一提,购物卡指定消费的超市,要39.9一提。菜市场的西瓜三块钱一斤,那家超市6.99元一斤。
“靠,抢钱啊!”她忍不住爆了粗口。
他习惯性地皱了皱眉,“这是政府扶持的项目,人家要宣告破产,政府不让它倒,有什么办法?”
要是换成钱的话,她就不用跑那么远的路,也不用和孩子约法三章。这一张卡真的买不了什么东西,给孩子买个玩具都不够。
“有总比没有好吧?”孩子他爸又咕哝一句。
是啊,人总是很贪心的。
她想起他给她讲过的一个故事,有一个老妇人,她有两个儿子,一个卖布,一个卖伞。雨天的时候,她担心卖布的儿子生意不好;晴天的时候,她又担心卖雨伞的儿子生意不好。
于是她整天闷闷不乐。
有一天,一个人对她说:雨天你就想卖伞的儿子,晴天你就想卖布的儿子。于是,老太太就天天快乐了起来。
她又想起下午刷到的一个视频,一位瘫痪多年的姑娘去世了,她的亲人们都无动于衷,唯独她母亲哭得死去活来,“女儿啊,哪怕你一辈子都躺在床上不能动,也好过再也看不到你呀!”
很多时候,当我们拥有的时候,总是牢骚满腹,而失去的时候,却又痛不欲生。
平静的绝望让人窒息,但别忘了还有光和希望。
也许我们经受的伤和痛,会在我们的身上留下伤口,但是有句话是这样说的:“人的内心皆有裂缝,那是光进来的地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