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记随笔

我爸让我给他写个传

  • 2022-09-19 20:16:10
  • A+ A-

上周回家,我爸说因家谱需要,让我给他写个传记。
虽说我平常喜欢写个日记什么的,但给爸爸写传记,我还是有一点压力。
我爸出生于解放前一年,今年74岁了。74岁的爸爸不显老,背不驼,腰不弯,头发也仅仅两鬓斑白,要不是他气管不好,上个楼喘粗气,我完全没有觉察到爸爸已进入耄耋之年。
我爸姊妹五个,他排行老三,上面有一个姐一个哥,下面还有两个妹妹。我爸小时候的经历我没听说过,只知道他1965年(17岁)就参了军,从事无线电报务员工作。因表现良好,参军第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边防一线做通讯工作。几年的部队生活铸就了爸爸健康的体魄及刚毅的性格。
在我爸的人生字典里,没有过不去的坎儿,不管历经多大磨难,我都没听到过他老人家叹过一次气。
1969年我爸休探亲假期间,爷爷托了媒人为爸爸说亲。那年我妈18岁,长了一脸青春痘,见我爸第一面就给怔住了,一身军装的爸爸太帅了,我妈因满脸痘痘不敢对接我爸炽热的目光,怕我爸看不上她。只悄悄在厨房把攒了十多天的鸡蛋煮了招待我爸,我爸一口气吃下8个鸡蛋。
8个鸡蛋促成了我爸我妈的婚姻。我爸是1970年夏天结婚的,同年冬天,我爸复员参加工作,分配的单位是白银区武装部。
1974年,我爸到白银区四龙镇武装部任部长一职,同年生下了长女----我姐。
我爸一心为公,常常忙得顾不上家。1978年,武装部机器失火,为了救人,等他从窗口跳出时,脸和身上大面积烧伤。听我妈说,我爸受伤后特别坚强,积极配合治疗,脸上紧巴巴的皮肤是植的大腿上的皮。
从我记事起,我就看到爸爸一只耳朵没有上耳廓,这几年疫情,需要戴口罩出门,我爸只能把口罩绳子饶头一圈固定。还有那双皱巴巴的手,都是那场无情的火灾给残害的......
烧伤后休养了一年,我爸重回岗位,被鉴定为因公致残六级的他兢兢业业,为党的事业竭尽全力,于1982年担任四龙电灌站书记。
当年30岁出头的爸爸正是干事创业的年纪,深得组织信任,被委以重任,后来又担任过四龙镇党委副书记、车路沟园艺场场长、白银区林业局局长,最后以副县级调研员身份光荣退休。
我爸的一生光明磊落。在园艺场任场长期间,家里常有谋职的农民工送来土特产,扁豆呀、莜麦面呀什么的,我爸发现了,呵斥我妈贪小便宜,都原样退了回去。后来反腐,查了我爸好多年的账,都没查出问题。
我爸的一生鞠躬尽瘁。记忆中,我爸总是早出晚归,为那13公里的一沟果树操碎了心,常常亲自浇水,拖着泥裤腿回家。树苗长大了,挂果了,满沟的苹果树、桃树、山楂树,产品销售有困难怎么办?办罐头厂呀!那时,逢年过节送礼都是送罐头。我爸厂里用山楂为原料生产的“八仙果茶”还进驻过天津参展,获得了全国林业博览会二等奖呢。
我爸的一生荣誉满满。从国家层面,到地方县区,几乎年年获奖。1998年,被评为全国劳模,荣获全国绿化奖章;1997年,被授予全省造林绿化先进个人称号;1996年荣获甘肃省新果园基地开发及丰产栽培技术试验星火奖三等奖;1994年荣获白银市科技进步奖;1991年被白银市委评为优秀共产党员......
纵观我爸的一生,是无悔的一生。
要说缺憾,我爸说没有照顾好我妈,要是早点给我妈看病,能让我妈多活几年就好了,有个老伴陪着才是晚年最幸福的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