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记随笔

谁是八月的罪魁祸首

  • 2022-09-17 13:33:22
  • A+ A-

腰又痛了。每年农历的八月,身体上会出现各种不适。只生养了一个孩子,实在不好意思说这是“月子病”,但事实却又如此真实的证实,确实与坐月子有关。
九公主出生后,小小的她躺在我床边的婴儿床里。时不时就转动着大眼睛,好奇地打量这精彩的世界。在我怀里吃奶的时候也是。我身上带着镇痛泵一直躺着不能动,只有喂奶的时候才能看到她,我喜欢在她吃奶的时候用拇指抚摸她的眉毛,她的原生眉非常好看,浓,长,弯,有型。
我五姐接到电话后,第一时间赶到医院。她看到九公主的时候,两眼放光,抱在怀里亲个不停,一会儿吻她的头发,一会儿贴着娃小脸说闻到她身上奶香,我妈说,你看就舍不得放手,刚出世伢,腥还差不多,哪里有么奶香洒。
五姐才不管呢,自顾自闻着娃说,就是有奶香,就是香!一脸迷醉的样子。真真儿的是爱不释手。正是源于对九公主的十分喜爱,两年后五姐坚定的生了二宝,去青岛养胎,到上海生育,花了大价钱,人也吃了不少苦。那时二胎政策还没放开。
月子的第二天,我躺在床上感觉有东西顶着腰眼不舒服。妈用手把床仔细摸了一遍,确定没有东西。我费劲地往旁边挪了挪身子,不一会儿还是感到有东西顶着腰间。我情绪开始不好。晚上娃爸过来,我有些火,让他帮忙看看,他检查后也说没有。我心情已经不美丽了。
一晚上过来,我的腰开始出现痛感,镇痛泵停了没用,刀口也开始痛。我没好气,又和妈说腰腰有东西顶着。妈又把几层垫被翻起来查看,还是啥也没有。我一肚子火气加委屈,没处撒。
即便浑身细胞都冒火,我也不能朝忙里忙外伺候我和娃的妈妈撒。
中午娃爸过来后,我直接吼开了。娃爸把我抱到陪护床上,然后把我床上一层层翻起给我看,嘴里还说,你看有没有,我说没有吧,就是没有东西嘛。直到翻起床垫……
不知什么时候,什么人,把一整包卫生纸垫在床垫下面。浸透血渍的纸已经干透变黑,坚硬得像一块石头。它是致我腰痛的原因,可算找到了罪魁祸首。看吧,也幸亏是那些年,搁现在,要是拍张照片发个圈,拍段视频抖个音,估计能省下的,就不是当初那四千块钱住院费了。
刨腹产第五天,娃爸借了辆商务车,妈坐前面抱着娃,我躺在后座,回到山村蒋潭,我的老家。
离家伺候我月子才几天,妈心急如焚。彼时,常住我家的外婆腿摔伤了,我父亲第一次中风后遗症,勉强自理。平时妈除了照料他们两人,家里养了鸡鸭,喂了猪,还有田地菜园要种。现在加上坐月子的我和刚出生的九公主,更忙得不可开交,只有让我带娃回家坐月子,才能就着妈一个人伺候老小四人。
实在不忍心看着妈每天忙得两脚不沾灰,顾此失彼。产后四十天,我就回城了,自此自己照顾自己和九公主。
从此,就落下这腰疼的毛病。这让我极不舒适的八月,又想起那罪魁祸首。

上一篇:秋思

下一篇:返回列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