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记随笔

头伏第一天

  • 2022-09-13 12:53:16
  • A+ A-

我“唉--”着,家人问咋啦?我说不咋啦,就是想叹气。持续低温31高温39的日子,除了叹气还能怎样呢?
咬咬牙还是出了门。连树叶都被阳光烫成了内卷儿,却唯独天空美得不可方物,云的舞台一碧如洗,丝丝缕缕朵朵片片,绵延旖旎。
物业人员在给草坪浇水,水柱从水管里喷射而出,像雨像雾四处飞溅,细细密密的水珠欢快地飞向草丛、挂向叶尖、落往地面,被滋润的草儿挂着亮光,重又绿得蓬勃盎然。
路遇一位婆婆,肩挑两大袋手里还拖一包,扁担一度无法平衡,看她踉跄好几下。走上前想帮忙拿她手上的袋子,她不肯,她说“别把你的好衣服弄脏了”。。勤劳善良的人,说着朴实真挚的话,听得我温暖又有些难过。
约了辆车,迟迟未到。
站在树荫底下等得有些烦躁。
突然,路边谁家传出来争吵,女人的哭喊由强渐弱,男人粗暴的吼叫淹沒了周围的细碎声响,其中还夹杂有器皿被砸碎的声音,听得人心惊胆战。想象着屋内的情景,这是有多大愤怒啊,需要从粉碎一切中获得发泄?
好不容易坐上网约车了,师傅是个非常健谈的人,跟我聊了一路。聊他抖音上关注的人多么有趣,聊他准备了很久想去趟西藏,要去磕长头。
我只从电视里看过磕长头的镜头,看起来很痛的样子,“有虔诚的宗教信仰是幸福的吧,看似苦行僧的模样,但跪拜路上的心路历程,那一刻心中的神圣和虔诚,应该就是拜者追求的人生意义”,我对他说。
师傅看起来很开心,他肯定了我的说法,还很神秘的样子告诉我磕头不疼更不累。
感觉他还有好多话没说完,恨不得不要车费想带我一直往前开,可我还是不得不说我到了请靠边停车,我说我们有缘再见。
这些天依然在坚持傍晚跑步。心里多了畏难情绪,步伐也减了速。唯有天上那圆月晶莹带来清凉感觉,想到千百年来它都是这样温情脉脉看着人间,心中顿时泛起感动。
想起青春年华时的自己,时常抬头望月,心中憧憬:谁将与我相陪相伴不离不弃一辈子?不知他身在何方呢?或许此刻也在抬头望月,月亮照着我,也正映着他的脸庞。
那时还会对月亮公公说诉求:希望是清瘦颀长的身材,白衣胜雪的装扮,最好眼神中不时能飘过一丝淡淡的忧郁。。少女的心思,真是幼稚又可爱。
跑完五公里。忽有凉风吹过。看来天气预报说明天有雨这事有戏。
静静站立,感受片刻的舒适。从风中闻到四方的生活,那些我抵达不了的地方,风都替我走了一遍:人的气息、瓜果的香甜、家家的烟火、楼道间淡淡的霉味。。
这一刻,仿佛在读一首孤独的散文诗,诗里写着普通人最朴素的愿望:风调雨顺,安居乐业。

上一篇:五块钱的晚餐

下一篇:返回列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