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吃西瓜

字体:[ ]
新闻上说,近五年夏天是史上最热的夏天,想来大概是真的。最近的天气确实热得人要脱层皮,我每天下班出了地铁站,还没走到家,衬衣就湿了个透,粘到了身上,难受至极。
作为夏天的标配之一,西瓜自然是免不了的。小区门口每天傍晚总有商贩拉着一车西瓜售卖,远远便能闻到西瓜清香诱人,我总会买上半个回家,在冰箱里冰镇一会,洗完澡出来,用勺子直接舀着吃,那算是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刻了。
西瓜算是我最爱吃的水果,童年的印象总是离不开西瓜。
我们小的时候,家里还没有空调。家里的“解暑神器”一是母亲的蒲扇,二是父母结婚时买的那台“日立”牌电风扇,不得不说那电风扇质量是真的好,直到前两年才停止工作。
那时候最爱的也是傍晚,父母从地里劳作完回来,我也写完了作业,父亲便会把家里的竹床抬出来,母亲端出做好的饭菜,配上一瓶“三宝”啤酒,一口下去,仿佛能扫尽一天的炎热,那种感觉大概就是现在书上所说的“心流”吧!
饭后也是有“甜点”的。从地里摘回来的西瓜还透着一股热气,家里没有冰箱,水井就是天然的冰箱。母亲总会接一盆凉凉的井水,把西瓜放里边浸泡半个钟头,或者就直接把西瓜放进水井里冰镇,饭后来一块,“西瓜在手,天下我有”的感觉油然而生。
乡下固然景好,空气好,蚊子也不是吃素的,颇有庄稼人的彪悍劲儿,只要在室外坐一会儿,手臂上、腿上必定会被咬出几个包,母亲便会拿着蒲扇帮我轻轻地扇风驱蚊,圆圆的蒲扇带着点蒲草的清香,扇出的风也是凉快又舒爽,我一边啃着西瓜,一边用粘乎乎的小手在肿起的包上掐出个十字印来,据说能封印蚊子。
晚饭过后,冲个凉水澡,我们一家三口便会拿上凉席和毯子去到三楼的楼顶打地铺睡觉,楼层高了,蚊虫也少很多。躺在地铺上,听着母亲絮絮叨叨地说着家长里短,偶尔给我讲几个故事,树上知了叫个不停,远处偶尔传来几声狗吠,夹杂着妇女训斥孩童的叫骂声……抬眼便是满天星光。
作为一枚资深“西瓜迷”,放暑假之后,我们最快乐的莫过于去姑妈家的西瓜地里帮忙采摘西瓜。那时候在我眼里,姑妈家简直是一个宝藏,姑父种了很多西瓜、香瓜、桃子、草莓等水果。我和兄长每到放假或是放学后就喜欢去西瓜地里帮忙,说是帮忙,倒不如说是去捣蛋。
大片的庄稼地里满是绿油油的西瓜,姑父总爱教我们怎么识别哪种西瓜好吃,哪些西瓜熟了,然后让我们自己去采摘。我们从来不认真听他说,总是不安分地到处蹦跶,看到一个顺眼的就用拳头捶破,只轻轻一用力,西瓜就裂开了,我们几个孩子各捧一大块就美美的吃起来,鲜红的西瓜肉,还带着庄稼地里的热气,清香四溢。还没吃完,就拿起西瓜皮往对方脸上涂抹,不知道听信了谁的玩笑话,一心认为西瓜皮可以美容,我们乐此不疲地往对方脸上抹圈圈,最后总是弄得满身都是西瓜汁,挨母亲一顿骂。
把采摘好的西瓜装上车,姑妈就带上我们去附近村庄卖西瓜。我们几个小孩子,坐在西瓜车上摇摇晃晃,一边啃着瓜,一边学着姑妈大声叫唤:“卖西瓜咯……”还没叫上几句,又打闹开来。
姑妈家种的西瓜,声名远播,价格也公道,姑妈是一个老实的庄稼人,从不缺斤少两,一般都会多送个小瓜给别人,所以一会儿工夫,一车的西瓜就卖完了。我们坐在三轮车上吃着姑妈从小店里买的“六大天王”(一种冰棍的名称,一袋里面有六个小冰棍),哼着刚从电视剧李亚鹏和周迅版本的《射雕英雄传》里面学的片头曲,月光洒在我们脸上,也照亮了回家的路,照亮了那些艰难却充满欢笑的日子。
前天因为工作的事情,心情特别烦闷,下班回到家,父亲在微信上发了一张西瓜的照片给我,和小时候姑妈家的西瓜一样,又圆又大。父亲说那是母亲在自家菜地上种的西瓜,这一个足足有二三十斤,还配上一个夸张的表情。母亲也打来电话,依旧絮絮叨叨说着家长里短,说起童年趣事,她说我小时候特别能吃西瓜,一个人一天能吃二十来斤。末了问我:“你今年有没有买西瓜吃?我让爸爸给你寄点去好吗?”
我忽然想起那些熟悉的夜晚,想起母亲的蒲扇,想起那些光是吃西瓜就能变得甜起来的日子,我说:“不用寄了,等我回去吃吧!”

留言评论